欢迎光临银川新闻网!
新闻监督(举报) 0951-5921733

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专题中心>专题库>2020专题库>学好用好民法典专栏

结婚之前
哪些是共同财产?隐瞒疾病怎么办?这些知识点要了解

时间:2020-09-02 10:13:43来源:银川新闻网
分享到: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婚姻家庭关系和谐与否,一头连着家庭的幸福感,一头连着社会的安定团结。

  婚姻中有过错方,是否应该“净身出户”?离婚后孩子的抚养权归属、财产分割如何分配?对方婚前隐瞒病情怎么办……这些婚姻家庭的“烦心事”,听听民法典怎么解答。

  提倡现代家庭文明建设

  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共79条,以《婚姻法》《收养法》为基础,结合司法实践经验和现实发展情况,吸收了相关司法解释,注重婚姻家庭关系的人伦本质,回应人民群众对婚姻家庭和谐幸福的根本利益需求。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的前途命运同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在兴庆区人民法院家事审判庭法官丁秀琴关于“家风”的论文中,她这样提到,伴随着离婚数量的增长,出现了大量的社会问题,如未成年人教育与抚养、妇女权益维护、老人赡养、残疾人保护等问题,给社会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和冲击。表现最为突出就是因家庭纠纷引发的民转刑案件的增加。

  “家风被写入民法典,这是一种价值牵引。是通过法律的形式,让全社会重视这一问题,并为之努力。短期内可能看不到明显的成效,但相信,未来它所发挥的力量不可小觑。”丁秀琴说,民法典第一千零四十三条规定:家庭应当树立优良家风,弘扬家庭美德,重视家庭文明建设。“本条的立法目的是要矫正偏失,提倡现代家庭文明建设,是民法典的一大亮点,也是一大热点。”丁秀琴说。

  扩大离婚经济补偿请求权的适用范围

  不久前,杨女士和前夫离婚了,由于两人所有财产都属于前夫婚前所有,杨女士婚后又辞去工作,在家相夫教子,两人感情破裂后,杨女士主张前夫为其补偿5万元,被前夫拒绝后,杨女士诉至法庭。法院最终调解无果后,根据实际情况,作出前夫给杨女士3万元的判决。

  对于这样的判决,丁秀琴表示,其实现行《婚姻法》第四十条规定,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一方因抚养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给予补偿。

  另外,《婚姻法》第四十二条也明确规定: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

  丁秀琴告诉记者,与现行《婚姻法》相比,将要实施的民法典扩大了离婚经济补偿请求权的适用范围,更能体现夫妻双方之间的公平性。“民法典一方面删除了以住房和个人财产为帮助形式的限制,拓展了帮助的方式方法,而另一方面又增加了提供经济帮助的一方,应当有经济负担的能力,考虑到了双方的利益。”丁秀琴说。

  扩展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适用范围

  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如果有一方出轨或者存在其他过错,是否意味着,过错方就应该“净身出户”?对于这样的问题,经常有当事人向丁秀琴问起。

  “其实不管是现行《婚姻法》,还是民法典,法律中都没有‘净身出户’这一说法,这种说法只在文学作品中出现而已。”丁秀琴告诉记者,在现行《婚姻法》中,四种情形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重婚的;配偶与他人同居的;实施家庭暴力的;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民法典在现行法律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条,就是其他重大过错。新增的‘兜底’条款,扩展了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适用范围,是对当下复杂多变的现实需求的回应。”丁秀琴说。在审理一些离婚案件中,她经常会遇到丈夫或妻子因常年赌博,挥霍夫妻共同财产,损害夫妻和其他家庭成员利益。“这样的情况,法院在判决的时候,法官根据经验、情节等,会考虑给无过错方一定的补偿,但民法典将其明确规定后,就有法可依。”丁秀琴说。

  隐瞒重大疾病可撤销婚姻强调伴侣的婚前告知义务

  来自福建泉州泉港的小红(化名)与小明(化名)于2016年相识,双方从2018年9月开始谈恋爱。2019年1月,二人登记结婚。婚后,小红发现小明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与其同房。

  去年4月,小红到泉港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小明患有医学上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在婚前未如实告知小红,为了达到与其结婚的目的,在婚前采取隐瞒、欺骗等方式侵犯小红的合法权益,且原被告婚前认识时间较短,缺乏深入了解,感情基础薄弱,已无和好可能,遂要求离婚。

  案件审理过程中,承办法官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在释明法律关系的基础上,双方自愿离婚,并在返还彩礼等事项上达成一致。

  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三条规定: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应当在结婚登记前如实告知另一方;如不如实告知的,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撤销婚姻。

  丁秀琴告诉记者,与《婚姻法》相比,民法典取消了将疾病作为禁止结婚情形的规定,将由此导致的无效婚姻改为可撤销的婚姻,体现了法律对当事人结婚权利的保障和对当事人意愿的尊重。同时,婚姻无效或者被撤销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这一规定强调了伴侣的婚前告知义务,有利于保障另一方的知情权,防止因隐瞒疾病导致婚后病发,给另一方带来过重的扶养义务,以及防止骗婚等道德风险的存在。

  继承权和居住权剥离将现实操作变为物权规定

  年轻人结婚,男女双方常因要不要在房本上“加名字”而产生诸多家庭矛盾。如今民法典写入居住权,将现实操作变为了物权规定,一方可以给另一方居住权,而不用让出所有权,既对自己和家人有交代,也保障了配偶的居住权益。居住权的设立,使婚前财产房本加名字的问题有了新的选择。此外,这也为再婚家庭,解决无房再婚配偶居住问题,提供了新的解决方式。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实际上,关于“居住权”的操作一直都是存在的,据公证部门工作人员介绍,公证实务中常见的设定居住权的情形有几种。第一种就是父母将房产赠送给子女或孙子。这时,双方在申办赠与合同公证时,可以在赠与合同中附加居住义务,即受赠人应保证赠与人对赠与房屋享有居住权。也就是子女要保证父母在房子中居住到去世。这样有效地防止了赠与房产后,老人无家可归、无房可住的局面发生。

  “我们碰到过黄昏恋半路夫妻,出现男方或女方,只有其中一方有房,另一方无房的情况,一般有房的一方,都会在遗产中注明将房产留给自己的子女。”丁秀琴说,有的老年人晚年婚恋之所以不受子女的认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涉及到房屋等大额财产的继承问题。这种情况下,将继承权和居住权剥离开就能解决很多问题。

  将居住权分离出来,在男女双方离婚时,也可以保障其中一方,在一定时间段内的居住。如果一方没有住房,无处可去,另一方可以在自己的房产上,为其设定一定期限的居住权,保障其住房需求。这样一来,既可以给对方适当的帮助,又可以避免后续可能产生的财产纠纷。

  写入夫妻家事代理权对双方均产生法律效力

  李某与苏某新婚燕尔,二人装修新房,跟某家装公司签订了全屋装修合同。在设计装修过程中,苏某调整了装修方案。根据合同约定,装修费用上调了30%。结算费用时,李某以装修方案调整未经其同意为由,不予认可该笔费用。

  法院认为,本案中,李某和苏某为夫妻关系,对日常家事可以互相代理。苏某调整装修方案受益于家庭成员,属于日常家事活动,苏某的行为视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对双方均产生法律效力。

  丁秀琴介绍,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条规定:夫妻一方因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而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对夫妻双方发生效力,但是夫妻一方与相对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家事代理权的适用范围限于家庭日常生活。一般情况下,日常家事包括日常必要的一切家庭事务,如维持家庭共同生活的开支、抚育未成年子女的费用、家庭成员所需的医疗费用等。而处分不动产或其他有重大价值的财产、重大财产赠与、放弃夫妻共同债权等通常不属于日常家事范畴。

  夫妻一方因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而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与相对人另有约定的,不适用家事代理的规定。

  夫妻共同财产范围扩大投资收益为共同财产

  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第一千零六十二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为夫妻的共同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

  1.工资、奖金和其他劳务报酬

  2.生产、经营、投资的收益

  3.知识产权的收益

  4.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是本法第一千零六十三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

  5.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

  “民法典将劳务报酬和投资收益明确列为夫妻共同财产。”丁秀琴介绍,劳务报酬和工资、奖金性质类似,都是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劳动收入,而投资收益则复杂得多。投资收益既指夫妻一方利用共同财产进行投资所获的收益,也包含一方利用个人财产在婚姻存续期间进行投资活动所获得的收益。

  那么,如何判定婚后或者婚前的投资收益呢?丁秀琴还通过举例对此进行了说明。如:丈夫在婚前有个人现金50万元。婚后,他用60万元购买了某理财产品。离婚时,该理财产品的理财收益属于共同财产将被分割,因为购买理财属于投资活动。如果妻子在婚前有个人现金50万元。婚后,她将50万元存为银行定期存款。离婚时,该定期存款的利息仍属于妻子个人财产。因为利息属于法定孳息,而个人财产的孳息仍属于个人财产。

  另外,妻子在婚前买了一只股票。婚后,她一直有买入卖出的操作。离婚时,该股票的收益属于共同财产将被分割,因为买卖股票属于投资活动。而丈夫在婚前买了一只股票,然后转头就把这事给忘了,婚后也没有任何买卖操作。离婚时,该股票的收益属于个人财产,因为丈夫在婚后没有对该股票进行过任何投资活动。

  记者 王辉 孙瑞亭

【责任编辑:李琳娜】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网站简介|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工作邮箱|手机版| 总访问量:0

Copyright © 2007-2019 www.yce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412017000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宁)字第056号

新闻出版总署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宁)010号 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216号

ICP许可证号:宁ICP备12000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