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文卿,八十高龄与大女儿耿昱同台表演。

  今年,宁夏相声表演艺术家耿文卿从艺已65年。

  不久前,银川砚家班的相声后辈们为他举行了一场庆贺演出,已经80岁高龄的耿文卿穿上蓝色大褂,上台与大女儿耿昱表演了一段《南腔北调》。潇洒的台风一如当年,引得观众席上掌声不断。

  自1961年主动请缨支援宁夏建设至今,耿文卿在银从事相声表演已57年。他的付出,填补了宁夏相声艺术和快板书艺术的空白,推动了宁夏曲艺的发展,被誉为宁夏相声的奠基人、西北曲艺的先行者。

  师承名家因“飘”差点被赶走

  耿文卿的恩师是相声名家班德贵,师爷是相声界泰斗马三立。说起拜师,还有一段曲折的故事。

  耿文卿自5岁起一直生活在天津,14岁那年,耿文卿偷溜进后台,遇见了相声名家班德贵。“在后台,有前辈问我来干什么,我说我想学相声,当时我师傅没吭声。”一个初来乍到的毛头小子想学相声?显然没有那么容易。

  班德贵并未立即收他为徒,但却悉心教了他几个相声节目。一年过后,耿文卿获得了一次上台表演的机会,搭档是前辈刘玉凤,“第一次上台效果意外的好,下台后就有点飘了,师傅叫我回家遛一遛词儿,准备第二天的演出,但是我全然忘了这些。”结果可想而知,第二场演出,他演砸了。

  “第二场是师傅给我捧哏,下台后他一连几天都没理我,还要赶我走,最后是很多前辈说好话,才勉强让我留了下来。”这一次经验教训,也让耿文卿意识到“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道理,自此,对待每一场演出,他从不马虎。

  1955年3月,在马三立、李寿增等30余名相声界前辈的见证下,耿文卿正式拜班德贵为师,学习相声表演。

  抵银之时,宁夏相声界仅“俩爱好者”

  195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正式成立,此时宁夏已具备京剧团、文工团、杂技团、秦腔团体,唯独缺少曲艺门类。对此当时宁夏提出要发展曲艺,便向中央文化部提出申请,组织一批曲艺人才到宁夏支援文化建设,这一重担便落到了当时曲艺发源地之一的天津。

  “我当时在天津市红桥区曲艺团表演,一听说这个事儿,就主动请缨要来银川。”彼时的耿文卿刚学成出师,对相声艺术满怀热情和憧憬,他期待自己到陌生的地方去闯出一片新天地。

  1961年,耿文卿背上简单的行囊,来到银川,当时宁夏没有专业的相声演员,只有两名业余爱好者。

  “到银川不久,我就和搭档王文进在红旗剧院举办了相声专场,没想到场场火爆。上世纪60年代的银川人并未听过这样的相声,一听就喜欢上了。”耿文卿说。这场演出也极大地提升了耿文卿的信心,他开始将宁夏方言和天津相声相结合,推动了当时银川的相声艺术发展。当年,耿文卿和搭档表演的地方叫银川市曲艺厅,每到他上场的时候,园子里的叫好声就此起彼伏,他也因此成为了老百姓热捧的“名角儿”。

  老爷子的相声,不仅受到银川的观众热捧,各乡镇的村民也十分期待。“当时我们经常下乡演出,在村里搭个台子就开始说相声,常常被要求返场。”舞台剧院、田间地头,这些不同的表演场合,帮助耿文卿迅速成长起来,表演风格自成一派,在西北地区声名远扬。

  77岁收徒,树起砚家班一杆大旗

  在多年的舞台实践中,耿文卿受到了张寿臣、赵佩茹、李洁尘、阎笑儒、李寿增等相声前辈的帮助和指点,他博采众家之长,逐渐形成了“捧逗俱佳、台风潇洒、口齿清脆”的相声风格。其代表作有《大保镖》《八扇屏》《开粥厂》《戏剧杂谈》《谢学士》等。

  1981年,耿文卿所在的宁夏杂技团编排了宁夏第一部相声剧《太平间的笑声》,在全区巡回演出,获得极大成功。之后他便建议举办“宁夏相声大会”,让宁夏相声走出去,说给全国的观众听。“当时我们去了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南、湖北等地演出,让很多人听到了宁夏的相声。”

  2011年,连兴社相声大会落户银川,班主李松岩亲自邀请耿文卿再次出山,担任银川砚家班相声会馆艺术顾问,老爷子也在77岁高龄收下了砚家班相声演员马冬、刘学为徒,他希望将自己这一脉相声流派留在银川,“希望他们能把这门艺术传承下去,同时也能创新发展。”

  记者 梁小雨

1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付杨]
hlwjbzq.jpg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银川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银川新闻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