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旭伟正在对飞机进行“体检”。

  在西部通航运营基地的停机坪上,风很大、很疾,记者见到罗旭伟时,他正拿着工单为直升机EC130做航前检查。只见他一言不发,眉头紧锁,手、眼、耳并用,从机头、机身、机尾、桨叶到发动机、滑油系统,都严格按照工单仔仔细细环顾一周,检查一项签一项。据悉,这次检查也是为花博园即将举行的“过大年赶大集”系列活动,做低空旅游项目的飞行准备。

  通用航空是一个兼具专业性和特殊性的行业,一架飞机要想起飞,必须经过技术放行和签派放行的检查、签字才能飞上蓝天,签派放行包括气象以及空中交通管制员等,技术放行则是飞机放行师,也就是飞机的“健康顾问”,但这并不仅仅是一份签字的工作,它需要从业人员拥有丰富的维修知识和过硬的维修技能。

  检查飞机状态,是罗旭伟的工作之一。前段时间,他和同事们一起参与了《航拍中国》新一季的航拍任务,沿途一路随车跟随直升机前往各个航拍点,做维修保障工作,因为拍摄大部分在白天,因此维修人员常常在日出前、日落后,对飞机进行维修检查。

  2017年11月7日,是罗旭伟难以忘记的一个日子,因为这一天他们和《航拍中国》的节目组一起,创造了国内EC130T2直升机首次成功飞越峨眉山金顶的纪录,成功的背后是机组人员付出的艰辛努力。“山区气候条件复杂,能见度低、场地小,而且还有厚重的云海,这些对我们维修人员和飞行员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罗旭伟告诉记者,在飞越金顶的时候,他的心紧张得都快跳出来了。

  “千万次的起飞都不如一次安全的降落,而飞机的健康就是安全飞行的关键。”在罗旭伟看来,每一次检查、签字,都是对自己直升机维修知识和责任心的考验。“比如,直升机的桨叶如果有一丝碰伤,那就意味着在起飞或着陆过程中,桨叶很可能因受压而脱落,这是很危险的!”在采访中,他提到最多的就是“细心”“压力大”“谨慎”等等词语,光鲜的职业背后,高压如影随形。

  每一次飞机起飞前,罗旭伟都会穿上放行师的荧光背心,快速到达指定位置,除了检查地面是否干净或是否有结冰现象外,还将通过手势指引飞行员安全起飞或降落。这也是在电视、电影中,大家常看到的放行师们穿着荧光背心在飞机前指挥的一幕。在《航拍中国》的行程中,罗旭伟就在祖国各地美景中,无数次放行了飞机。

  “月入斗金、神秘、高大上”是外界对这一行业的臆测,而在现实世界中,他们的生活远没有外界谣传的那么轻松。安装直升机桨叶,需要将桨叶支撑抬起,罗旭伟个子稍显矮小,则必须站在梯子上,用头和手支撑整个桨叶。有一次,在接近40℃的炎炎烈日下,罗旭伟的衣服被汗水渗透,但他却一动不动地托着近35公斤的桨叶,坚持了50分钟。除了体力和精力上的考验,风霜雨雪也是工作上的一大“拦路虎”。开阔的停机坪上没有任何遮挡,罗旭伟和同事们就经常在暴晒、冷风、细雨等环境下持续工作,所以家人就常常拿他黑白相间的肤色开玩笑。

  尽管辛苦,但他依然乐在其中,采访中,他引用了电影中的一句台词来表达自己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如果你爱他,送他去修飞机,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也送他去修飞机,因为那里是地狱。”从一名拿基础执照的维修人员,到“进阶”成为一名放行师,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罗旭伟付出了无数个日夜。

  谈起为何不选择在沿海城市发展时,罗旭伟说一方面是银川离家近,另一方面则是银川的通航发展优势吸引了他。他说:“近年来低空旅游热渐渐在银川兴起,相比于沿海城市,银川发展通航产业有很多优势,比如净空条件,比如政策支持,这对我们新入行的来说有更多的发展机遇。”

  记者 梁小雨 文/图

1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付杨]
20140606095201931.gif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银川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银川新闻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查看所有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